股票配资平台网_股票配资的月利息_股票配资排名_股票配资推荐-四封年专的霉霉,终于长成了一张不好惹的脸
你的位置:股票配资平台网_股票配资的月利息_股票配资排名_股票配资推荐 > 股票配资的月利息 > 四封年专的霉霉,终于长成了一张不好惹的脸
四封年专的霉霉,终于长成了一张不好惹的脸
发布日期:2024-02-18 06:20    点击次数:59

在刚刚落下帷幕的第66届格莱美颁奖典礼上,一袭白色开衩长裙的霉霉亮相红毯,金发红唇,气场十足,又美又飒。

此次,霉霉凭借专辑《Midnights》一举收获“最佳流行专辑”和“年度专辑”两项大奖,成为史上首位四次获得格莱美年度专辑的艺人,同时这也是她的第13座格莱美奖杯。

年仅34岁的霉霉,迄今为止创造过太多的奇迹。

去年跨年夜当全网都在刷屏“张万森,下雪了”的时候,霉霉的粉丝正在电影院里与她进行一场三小时的隔空互动。为满足不能亲眼观看演唱会的粉丝的需求,霉霉将演唱会搬上银幕,以不到2000万美元的制作成本,收割了全球超过2.55亿美元的票房,成为有史以来票房最高的演唱会电影。

她是全球第一个开启音乐付费时代的歌手;她被美国《时代》周刊评为2023年“年度人物”,成为自该杂志评选年度人物以来第一位两次获评年度人物的女性;包括哈佛大学在内的多所美国高校为她开设专门的课程。

在福布斯2023白手起家女富豪榜单中,霉霉排名第34位,是只靠音乐获得财富艺人的 TOP 1。

她在2023年的经济大萧条下,光靠演唱会,就拉动了50亿美元的经济;她此次巡演的首站美国亚利桑那州格伦代尔市,在演唱会期间更是暂时改名为“斯威夫特市(Swift City)”为她庆祝巡演起航。

当大家将目光聚焦于霉霉所取得的成就时,往往容易忽略其身为女性一路走来需要具备的巨大能量和坚强意志。这位曾因为讨好型人格被全网骂的国际巨星,到底凭什么被万千女孩视为自己的人生榜样?

1989年出生的霉霉,一直是“别人眼中的好女孩”。她出生于美国宾夕法尼亚一个条件优渥的家庭,父亲是美林证券股票经纪人,母亲在成为家庭主妇之前是一名共同基金的市场总监,外祖母(Marjorie·Finlay)是新加坡和泰国著名的歌剧演员。

兴许是受到外祖母的影响,霉霉在很小的时候就表现出对诗歌和音乐的浓厚兴趣,9岁时,霉霉对音乐剧产生了兴趣,12岁写下第一首歌,14 岁开始进行专业的歌曲创作,并在16岁时正式签约,成为歌手。2008 年,19岁的霉霉凭借《 Love Story 》和《 You Belong with Me 》一举成名。

霉霉的父母对于她的音乐梦想给予全力的支持,13岁时,为了帮助她追逐音乐梦想,她的父母卖掉了他们在宾夕法尼亚州的农场,搬家到了纳什维尔。在这样的家庭中长大的霉霉,从小被爱与光环包围着,身上很难长出“刺”来。

白色的连衣裙、泡面卷的金色长发、恰到好处的微笑和几乎不离手的吉他,从出道开始,霉霉一直以甜美的形象示人,是世俗意义上的“乖乖女”。

在2020年上映的纪录片《美利坚女士》中,人们看到了生活中霉霉脆弱、小女孩的一面,也展现出了她因为做“好女孩”而受到的委屈。整部纪录片中,出现频率最高的一个词就是“好女孩”,翻着她13岁时的日记,本子上记录了她的梦想、目标,还有她的人生信仰,那就是成为一个好人。

“好女孩”是什么样的?好女孩不会把自己的观点强加于人,好女孩会挥手微笑说谢谢,好女孩不会让人们对她的观点感到不自在,少年成名的霉霉深受这套“好女孩”信仰体系的影响。

然而,这样的“好女孩”,并没有被轻易放过。

2009年,霉霉赢得了五项美国音乐奖,《公告牌》榜单将她评为 2009 年度艺术家。这一年,她凭借《You Belong with Me》获得最佳女歌手录影带奖,然而在她上台领奖发言时,却被说唱歌手侃爷(Kanye West)粗暴地打断,侃爷说:“碧昂丝的MV才是有史以来最棒的。”

台下一片嘘声,台上的霉霉,不知所措。那一年,她才20岁。

在事后接受媒体采访时,霉霉只是局促不安地表示:“今晚得奖了,很开心。”

她避免直接评论侃爷的行为,这是由于她一直以来都被教导要保持礼貌的笑容,不要轻易表达尖锐的观点,在获得很多赞赏时,要开心。所以即使面对记者的恶意提问“你今晚不仅要拿很多奖,还会带走很多男人吧”,她也无法予以强烈的回击,只能尴尬而不失礼貌地回应。

2016年,侃爷在自己的MV里,对霉霉进行荡妇羞辱,霉霉表示对这件事并不知情,但卡戴珊放出恶意剪辑过的音频,音频里霉霉说:“感谢你好心提醒我,我真的很感激。”让别人以为,霉霉事先同意了。而她明明什么都没做,她只是习惯了说谢谢和抱歉,却因此遭到了前所未有的辱骂和攻击。

全网都开始骂霉霉是“心机女”“白莲花”“装受害者”。那时,几乎每个人都要发推特表示讨厌她,否则就是不合群。霉霉的社交账号下,满屏都是蛇的表情包。大家都说她像蛇一样毒辣、坏透了。

#泰勒·斯威夫特完了#一度成为 Twitter 在全球范围内最热门的话题。

曾经的霉霉一直想让所有人都喜欢她,可是这一次,她终于明白了,讨好别人并不能让她逃过恶意的攻击和中伤。

霉霉从大众视线中消失了整整一年,当人们纷纷猜测她是否会就此一蹶不振的时候,2017年,她带着复仇专辑《 Reputation》,强势回归。

主打单曲《 Look What You Made Me Do》一开场,霉霉就在挖掘坟墓,用这个“恶女”形象,亲手埋葬了过去的“乖乖女”,向那些曾经伤害过她的人宣告“过去的泰勒已经死了”。

她把自己扮成蛇蝎美人,正面回击那些诋毁她的人:“我有一份黑名单,恭喜你被我划了红线。”这句歌词的灵感来自电视剧《权力的游戏》中艾莉亚·史塔克的杀戮名单。

她涂着大红唇、烟熏妆躺在铺满钻石的浴缸中,而这一场景正是对卡戴珊的嘲笑:2016年,卡戴珊在巴黎的一家酒店,被持枪抢劫了价值超过 1000 万美元的珠宝。

回归后的霉霉,似乎拥有了向一切不公平开炮的勇气和怼天怼地的能量。曾经的她,在面对和水果姐(Ketty·Perry)的矛盾时说:“你不会相信我有多讨厌冲突。所以,现在我必须避开她。这很尴尬,我不喜欢它。”而在2017年的这首新歌里,霉霉终于不再逃避。

其中有一句歌词写道:“你向我祈求一个容身之所,却把我反锁在门外,自己享用饕餮大餐。”这句歌词与水果姐的单曲《Bon Appétit》有关。霉霉此举,是在讽刺昔日的好姐妹为了商业利益而伤害友谊的做法。

直到2018年,水果姐向霉霉抛出和好的橄榄枝,霉霉才接受了这个友好的信号。2019年,在霉霉的歌曲《You Need To Calm Down》中,两人扮成汉堡和薯条一起拥抱。霉霉的底色,依然是那个善良的女孩。

但霉霉也不再是那个任人欺负的乖乖女,她用行动表明她是有原则和底线的。卡戴珊在泰勒风光复出后,有意与她修好,霉霉却隔一段时间就要重提一次“录音门”,警示她的敌人,她没有忘记这些,她可以选择原谅,也可以选择不原谅。

2019年,霉霉的旧东家大机器唱片将她的音乐版权以3亿多美元的天价卖给了侃爷的经纪人(Scooter Braun),而这么做的后果是从此她都将因音乐版权的问题不能在电视上演唱她以前的歌曲。

霉霉没有像人们以为的那样坐以待毙。2021年,她发行了她前六张录音室专辑的重新录制版本,夺回了对自己音乐的控制权,“我能创造它们一次,当然也能创造第二次”。

经历了这一切后,霉霉开始意识到性别歧视和厌女症,这是她女性意识觉醒的第一步。

到底什么是厌女?厌女在男人身上表现为对女性的蔑视,而在女人身上则表现为自我厌恶。

曾经的霉霉总是对自己感到不满意,想要成为人们口中的“瘦美人”,她拼了命地追逐那些美的标准,怕一不小心就辜负了世界的期待。

后来她终于醒悟,一个人永远达不到完美的标准:“如果你足够瘦,你就不会拥有人们渴望的那种屁股,但如果你的体重够了,拥有了理想的屁股,你的肚子就不够平。”

意识到这些对女性苛刻的标准,正是霉霉对厌女现象的反思。

然而真正让她开始为女性权利作斗争的,是一次不愉快的性骚扰经历。27岁的霉霉,被一名DJ性骚扰,老板把DJ开除后,DJ反过来起诉她,要求她赔偿几百万美元。于是霉霉把DJ告上法庭,只要求赔偿象征性的1美元。

在法庭上,即使她是受害者,却没有得到丝毫的同情和尊重。明明证据确凿,那些人依然喋喋不休地问:“你当时为什么没有尖叫?为什么没有更快速地采取行动?为什么不离他远一点?”

她感到很愤怒,因为女人总是会遇到这样的事,在维权的时候,所有的细节都在转述中被歪曲,即便赢得了诉讼,也没有任何胜利的感觉。人们只希望受到法律保护的是那些所谓的“完美受害者”,而这对于原本身心就遭受到伤害的人来说无疑是二次伤害。

这一切,都让霉霉决定勇敢地站出来,2018年美国大选时,她公开呼吁大家反对那些剥夺女性权益的政策。这一下,全美轰动。

在这之前,霉霉一直对政治立场守口如瓶。对艺人来说,表明自己的政治立场是有很大风险的。她总想着少说话,不要找麻烦,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如今的她意识到,女性的失权,是全体性的,作为公众人物,她有责任做出榜样,如果连她都不敢发声,那普通的女性又该如何维权呢?

霉霉在个人立场上,开始打破从前沉默的“乖乖女”形象。公开怼新州长,扮演成功男士以此来反对职场里对于女性的歧视,与粉熊拍摄MV为少数群体发声。

女性意识的觉醒,还体现在对自我的认同感上。回归本真的霉霉让我们看到了她身上如太阳一般强烈耀眼的光芒,她不再小心翼翼维持自己在公众面前的人设,也不再迎合外界的凝视和期待。

她变得更平静且从容, 坦然接受在自己身上发生的一切。在纽约大学的毕业典礼上,霉霉身着紫色的学士服,坦诚又坚定地与来自全世界的同学分享自己的人生经历和感悟,“我犯的错误给我带来了一生中最美好的事情。跌倒了就站起来,看看还有谁仍然陪伴在你身边,然后一笑了之,这是一份难得的礼物。”

即便曾因为频繁换男友而被许多人诟病,霉霉还是毫不掩饰自己对爱情的渴望。

纪录片里有一幕,是在演唱会结束后,霉霉激动地飞奔向男友怀抱,男友也抱住她,低下头亲吻她的额头,此时的霉霉笑得像个小女孩。

在一起时大大方方公开,分开后也不掩饰自己的难过,将与前任的感情作为创作灵感写进歌里,面对爱情,她从未有过丝毫的犹豫和怯懦。

从“乡村歌手”到“国际巨星”,霉霉勇敢撕下身上的标签,挑战新的音乐风格,但不变的是她对音乐的热忱。她依然坚持用音乐讲故事,粉丝听她的歌就好像在读她的日记。这是她从12岁写下第一首歌开始就不曾动摇的初心,也是她和粉丝之间心照不宣的默契。

霉霉不仅是个歌手,更是一个勇敢的战士。

她的经历、她的故事、她的音乐,都向世界展现了一种很具象的女性力量。

活成被人期待的样子,还是活出自己的样子,霉霉用了十几年去寻找这个答案。她曾经和所有普通的女孩一样,在利他教育下,习惯于讨好别人,将对自我的评价建立在他人对她的评价之上。

如今34岁的她,用亲身经历告诉所有女孩:学会享受孤独,专注于自身成长,不惧怕诋毁和攻击,因为能打败你的只有未来那个更好的你。

所幸,生活泼的冷水没有浇灭她滚烫的灵魂,让她得以破茧成蝶;

所幸,她找到了与世界和解的方式,不是被别人教导的开心,只是因为她很开心;

所幸,历尽风雨归来,她还是那个站在追光灯下抱着吉他为粉丝唱歌的女孩;

泰勒·斯威夫特,让我们看到了,轻舟已过万重山。



相关资讯